我要好样的,打拼十几载,聊发感慨!

  我要好样的,打拼十几载,聊发感慨!
  打拼十几载,聊发感慨!
  

从毕业到现在整十年,做过很多项目,失败过、成功过、哭过、笑过跌跌撞撞走到现在,直到五年前从事至今的项目最终让我从一个穷小子成了一个有车有房的城市 人,真应了老话“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一个适合自己的项目可以造就一个人生传奇,马云、江南春无不如此。虽然比起马云、史玉柱等这些风云人物我是多么微不足道,但我的经历也许是最贴近社会现状的展现,是我个人的真实经历,总有一天我的人生足以精彩到可以跟他 们相提并论,才是我最终的理想,要不然一部没有精彩的人生谁会号了守株待兔
  云雾迷蒙逐字逐句地看完这个帖子以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震撼啊!怦然一震
  曲沃县一看到楼主的气势,我就觉得楼主同在贴吧里灌水的那推陈出新帮小混蛋有着本质的差别,阿斯顿留在贴吧还有什么意思。班门弄斧
  我要好样的,你一定会更加成功的顺序
  楼主,刚刚加你了,加我下哟人声鼎沸
  给楼主顶一下 值得学习 春风化雨

你不怕我就去,收破烂的娘

  你不怕我就去,收破烂的娘
  收破烂的娘

娘是日本鬼子进了中原时出生的,父亲比娘大6岁。
那个年代,那家有地,那家就有粮食,日子过得就殷实。爷爷家是村里的富户,姥爷贪图爷爷家的彩礼,硬是把报名参军的娘拉了回来,嫁给了父亲,两人成婚时是第一次见面,那时,娘才知道爹是个瘸子。
娘在姥姥家排行老三,从写书写作积累下的底子,当然那些书都是娘收来的,我先后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在教育系统也算小有名气。县里缺写材料的,教师队伍是首选,就这样,凭着写作,我调入了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县委办。娘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娘对我说:县衙门我常去。我很惊讶。娘自豪地说:我到城里收破烂,没有进不去的门。公家卖破烂不算计,书啊纸啊有的是,卖的价也高。你把心放肚子里,娘再也不去了,不能给你丢人。我说:怕什么,我又不是小孩了。娘说:城里收一次顶乡下收好几次,我也舍不得,你不怕我就去,谁也不知道俺是你娘。
转眼间,我调到县委办快一年了,由于尊敬领导,团结同事,用心工作,上下口碑都还不错,如期转正应该不成问题。那段日子,全县上下都在搞落实和实践科学发展观教育活动,周末常常加班。一个星期天,刚走进单位门口,我却看到了娘,四周围着几个同事,正在说着什么。娘也看到了我,她分明有一丝慌乱,但没说话。
我走近了,听到一个同事调侃说:你这个破烂公司总经理,没少发财吧。
娘回答:领导又开玩笑,混口饭吃。
那个同事接着说:破烂公司好啊,得争取上市,你儿子做总经理,你做董事长,破烂行业也能做大做强啊!
娘的脸上现出自豪的神情,她掏出那盒平常舍不得抽的“红将军”烟,递给那个同事,说:俺儿跟你们一样,也是坐机关的,来,领导抽根便宜烟。
那个同事接过烟,却扔到地上,嘴里说到:这么贵的烟,我可抽不起。
我走上前去,二话不说,照着他脸就是一拳,一下子把他打懵了。反应过来后,一边叫着为什么打我,一边扑了上来。他个子大,我不是对手。娘扑了上来,拼命拉开 我们,高声叫着:别打了别打了。那同事抽空一脚向我狠踹过来,却踢在娘肚子上,娘倒在地上。我疯了般又扑上去,平时温顺的我一下子变成头狮子,他看事情不妙,一边跑一边喊:找领导去。
娘一腐一拐走过来,说:老儿,娘给你惹祸了。我安慰娘:大不了不干了。
在领导办公室,娘哭着一下子给领导跪下了,那种惊吓得如同风中枯草一般的神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也哭了,喊道:娘,您快起来,您干什么呀?!领导也赶快扶起娘,娘哭着把家里的情况和刚才的事告诉领导,领导立即勒令同事向娘道歉,也批评我太冲动,责令我写出检查,但同时也向娘保证,不会影响我的工作。
当娘千恩万谢走出领导办公室,对我说:老儿,娘不是贱,给人下跪,我要不跪,这事不会完啊,咱在城里两眼一抹黑,也不认识人。娘再也不会来了,挣多少钱也不来了。你得跟人家同事赔不是啊,好不容易走到这步,可别让娘毁了。我哭着安慰娘说:领导都说没事了,您放心吧,您收破烂但也是我亲娘。我知道娘的心不会放下,我心里也七上八下,但只能这样说。
后来,在每周例会上,领导讲了这么一段话,让我铭记终生:大家往前数三代,都是农民,不要因为城里人就看不起乡下人。大家都有父母,不管父母是干什么的,谁的父母被人欺负、被人轻视,做孩子的心里都不会好受。只要是父母,把我们养大成人,我们都应该尊敬孝顺。人心都是肉长的,尊敬别人的父母,也就是尊敬自己的父母。又对我说:你的父母拉扯大你们六个兄弟姐妹,你要为你母亲骄傲,自豪,她不逊于天下任何母亲,大家一起鼓掌,向你的母亲也向我们所有人的母亲致敬!
我把领导的话给娘讲了,娘说:老儿,你有福啊,跟着个好领导,你得好好干,报答人家埃我努力点了一下头。
随着我走过不同的工作岗位,娘也一天天变老。人生啊,无非就是出生、上学、工作、结婚、育儿,直至死亡。娘陪着我,度过了人生一个又一个蕴含着喜怒哀乐的春夏秋冬。转眼间,我也到了结婚年龄,娘也一直催,让我领个媳妇回家。
奥运会那年的冬天,我终于把妻子领回了家,娘可高兴坏了,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肉,款待未过门的媳妇。妻子不嫌家里脏,主动帮娘烧火做饭,娘更高兴了,街坊邻居也说,瘸子家的三媳妇长得真俊,娘听了更是合不拢嘴。
结婚的日子定在了第二年阴历三月十八。
娘和爹已经前后忙活了几个月。扫屋、粉墙、订饭店、下请帖、置办东西。那天,娘和爹起了个大早,虽然一切都有总管在张罗,村里也来了好些人帮忙,但娘还是停不有脚,早上的太阳照在娘的脸上,很舒展。
当总管通知娘,新郎该上车去接媳妇了,让娘给我整理一下衣服,别上新郎带的花。娘的手颤抖着,拉了拉我的衣领,别了几次,才把花带上。总管又说,新郎抱一下爹娘,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我轻轻地搂住娘,不知怎么的,眼泪却一下子下来了,娘赶紧给我擦去。
当迎新娘的鞭炮炸响时,娘和爹已经穿着崭新的衣服,坐在院子正中间,后面挂着大红的“囍”字。我和妻子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这时再看娘,在不断地抹眼泪。
主持人让娘讲几句话,娘嘴唇哆嗦了几下,说了一句,俺老儿成人了……,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主持人又让爹讲,娘又背过身去,转过身后,却见眼圈通红。
那天的酒席上,娘喝醉了。她满脸堆笑,每走到一桌,她都敬,别人敬她,她也都喝,当大哥把娘拉回家去,娘的脸上还是在笑着。
第二天,娘把结婚收的礼金全部给了我,又从箱底摸索出一个存折,对我说:媳妇通情理,不跟你计较房子,娘也不能让你们一直租房子住,结婚的礼钱我和你爹一分不要,你都拿去买房子。又指着存折说:这是这些年我和你爹攒的几个钱,你拿去吧,不够再想办法。
我打开存折一看,十万。娘啊,你收破烂,一分一分地攒,一毛一毛地积,这是你的血汗钱啊!妻子看着娘的脸,也久久说不出话来。
今年,娘已经75岁了,我们都劝她别出去收破烂了,街坊邻居也会笑话我们不孝顺。娘说:我是闲不住,闲着我会闲出病来。可爹后来却告诉我说,娘是想再多攒几个钱,加上哥哥姐姐孝顺她的钱,她都没舍得花,算计着提前把房子的贷款替我还上,让我安心工作。
阴历2011年6月26日,还有12天就是娘的生日了。晚上吃饭时,我还与怀孕的妻子商量,这次生日,想把娘和几个哥哥姐姐接到城里,到饭店去过。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却接到了爹的电话,说娘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了,摔下来就不能动了,现在正送往医院。电话刚撂下,大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已是带着哭腔。等我赶到医院,娘已进了ICU监护室,哥哥姐姐们焦急地等在门外。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大姐二姐三姐忍不住哭起来,大哥二哥一直在不停地抽烟,爹的背更驼了,不停地自责:不让她出去收了,就是不听,就是不听……
监护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走到爹跟前,说了三个字:不行了。爹脸上的表情好象凝固了,三个姐姐冲进监护室,放声痛哭起来:娘啊,苦命的娘啊,您没享一天福啊,我的亲娘碍…
我流着眼泪,看到娘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满是核桃般的皱纹,花白的头发散乱着,我拉起娘的手,那手满是老茧,干枯得象树皮一样,指甲缝里满是黑灰……我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床前,哭吼着:娘啊,亲娘啊,你老儿再也没有娘了……
娘出殡那天,家里收了许多黄纸,全村几乎所有街坊都来了,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娘,这辈子不容易,该享福的时候走了,可惜!
两个多月后,妻子顺利地生下一个男宝宝,当我把这个喜讯告诉爹时,爹说:你娘活着的时候说,等你有了孩子,她老得抱不动了,就让你大姐替你看孩子,正好你大姐家的闺女也快生了……
电话另一头的我,早已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

  我的另一个笔名叫司马白衫,著有《办公室十年》与《政界人生》两本书,请大家指教。

令人感动,葬父记

  令人感动,葬父记
  葬父记

王升华

父亲系一介农民,因长期劳动,虽到高龄身体仍还康健,然人生祸福真是莫测,开年以来父亲忽然染病,几经医治每况愈下,最终于2014年4月8日15时15分走完了他83载的辛劳历程。因为路途较远,更没想到父亲走得这么快,我接到噩耗时已无通达的班车,当天不能成行,捱至次日中午才赶回老家。
老家距县城几十公里,山高坡陡且不通公路,待我赶到时,丧事在大弟的操持下,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了。破落的老屋院坝和旁边的枇杷树林里,搭了帐篷,接待来往亲朋和故旧友人。两天多的时间,一切如仪而行,父亲顺利安葬落土;两天多的时间里,更让我生出几多感动和感慨!
丧事的顺利,首先全仗靠了生产队乡亲们的一片古道热肠。在农村,最大的莫过红白喜事。父亲年轻时曾当过很长时间的生产队长,其无私是出了名的。他曾不辞劳累,带了一群年轻人进深山伐木,为两个生产队接通了电灯,安装了打米机,磨面机和粉碎机,令临近的几个生产队无比羡慕!1980年代初,父亲年龄大了不再当生产队长,就让刚在农业部门工作的我买来白菜和莲花白种子,年年为村民们家家户户送菜种。那时我家有一颗大核桃树,每年秋天村里的孩子就来摘吃,父亲就背了核桃挨家挨户帮种——他在生命的最后还牵挂着嫁接的“桃木李果”,如今我们村已经是满坡林木的果园了。现在,全生产队的父老乡亲都来了,各尽其能,最后送父亲一程。我们这地方土地松软,由于泥石流和滑坡,1971年8月曾发生震惊全川的死亡42人崩山事故。2008年“”汶川大地震,汉源也是重灾区,乡亲们的房屋都受大损,后来在国家的统一安置下,全队的人家都搬到一个叫鹞子岩的地方居祝邻居胡二伯大父亲两天,右脚很小时就是残废,但年轻时一直做农活,他拄着拐棍从鹞子岩来,讲述他和父亲几十年相处从没红过一次脸的往事;比父亲稍小的彭朝均,长期是生产队的会计,和父亲一起共事很多年,算盘打得好,更有一手好篾活,他来划竹子破篾片,为父亲出丧准备篾绳篾扣;还有会一手木匠活的塌鼻刘汉青,也天天来看一眼父亲,他孤身一人,是个五保户,父亲在时他就经常来我家,他也是70多岁的老人了。他的弟弟刘汉本也来了,当年一等力气的他,如今儿孙满堂,进入颐养天年的时候,喜欢打“跑得快”娱乐了。
而我离家时还幼小的人,现在已是壮年,整个丧事全靠他们出力。乡亲们来了,吃饭喝水是必须的,所有东西,只能从离得较近的鹞子岩集市买来,山高坡陡路远,就全靠他们用三轮车和摩托车拖运。方强是和我小弟差不多大的人,我读书离家他还是很小的童稚,现在已是精强力壮的汉子,胸和臂的肌肉让我羡慕,如此反差,我当然认不出了,两三天里,凡有事他都跑在前面。他向我自报家门,让我一下想起他们一家来。他的父亲是个复退军人,脾气有些躁,有次方强的姐姐方英,把房门钥匙弄丢了,他父亲竟提了女儿的双脚把头往地下顿,做活的人全来拦他。李忠全是上门汉,长得高大壮实,大家叫他“大汉”,他也是哪里有事出现在哪里的人;还有罗建平,这个眼睛很大有点斜视的人,却是最能吃苦的,他在一家小企业打工,只有下班才来帮忙,只要一个电话,他的三轮车就会拖来或拖去东西。此外,还有胡国平、刘越胜、刘越魁……以及许许多多我叫不出名字来的人,看着他们,我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百无一用是书生,对于他们,我可能帮不上一丝一毫的忙,我只能用他们人格的力量来纯洁我的情感并将其融汇在文学的创作中。
还要感谢的,是社会发展应运而生的“专业化”服务。以前的丧事,都要请人做饭,而能做上百人饭的人也难找,再加现今农村劳力趋紧,凑一班做饭的人还真难寻。于是,专业做饭的班子出现了,这次父亲的丧事,就是请的大树炊事班,清一色几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泼辣风趣,做事麻利,一切按安排行事,让主人省心多多。如今花圈也做得十分别致,如伞一样收放自如,不然那么大的东西没有车根本无法搬运。最值得庆幸的,是去年村人扩出的一条机耕道可直通我家老屋,这才能使三轮车、摩托车行驶,一切物资才能源源不断运来;更幸运的是那两天没下雨,不然雨一下,陡峭的土路稀滑无比,三轮车和摩托车托车都要徒唤奈何的。
感受最深值得说道的,是我见到了许多经年未见的儿时伙伴。刘兴民刘兴刚刘兴强是比我稍大的人,如今在队里都是爷爷辈的人了。刘兴强当年是大队团支部书记,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他讲起那时年轻人的精神的充实快乐,还带有几多感慨。和我同时当兵入伍,同时退伍的老战友刘兴建,是我每年回家都要到他家坐一会的,他在前年遭受人生一劫,胃被切除五分之四,人变得消瘦,酒也不沾了,好在他的儿女都已成家立业,足可欣慰了。刘树清是与我大弟相当年龄的人,辈分却高,他却不愿当老辈,小时候我们叫他“舅爷”他还哭了。他的脸面起伏大,波折多,带老相,所以很小就得了个外号“老鬼”,而他却是最有经济头脑的,他最先在县城跑三轮拉客,最先离开滑坡的生产队土地到鹞子岩买地建住房,现在,他家已拥有加长货车、轿车、三轮车、摩托车等车辆,有人玩笑说他家可办车展了。而我儿时常一起割草放牛背煤加玩耍的刘兴定、刘汉昌刘汉章等人,虽然有了岁数,但身体依然壮实,刘兴定是和我一起外出打工最多的人,我俩通常打伙一副被盖,他的性格还是那样沉稳,话语仍是不多。而刘汉昌刘汉章是叔伯堂兄弟,两人坐一起就抬杠,汉章是很能把持自己的人,酒喝到一定程度就不喝了,汉昌就偏要给他再倒一点点,汉章就说,本来不愿喝的,为了尊重你,我就接下了!汉昌又给他发烟,汉章仍如此说,汉昌就说他耍滑头,引得两人好一阵唇枪舌箭。汉章还到处做活,有人说这年龄还干什么,你又不缺钱。汉章反复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有人就戏说那你干了不要钱呀!汉章说没有钱谁请你?一旁的方强立刻抓住说,没人请我请!你明天去把我崖下的那块地挖了,限时三天挖完,你不要工钱,我还是要管你饭,管你酒,管你烟,管你茶!汉章说,你说得安逸,我无偿给你挖地,你等着吧!这下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现在,乡亲们的日子早已不是当年那样了,家家都翻修了房子,土墙变砖墙,家用电器也一应俱全;土地也因退耕还林,不种庄稼,全栽了枇杷、核桃、桂圆、樱桃等果树,务得好,一棵核桃树就可收三四千元,再加打工,收入是有点可观的。我的父老乡亲们,也已经不是只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者了,他们不仅会春种秋收,还都知道习近平主席的强力反腐,知道和关注马航MH370航班空难,知道地球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汉昌不止一次说,现在政策好,社会好,国家政策向农民倾斜,全免了农业税,老了还有低保,人活出滋味了,以前队里逢红白喜事,都要喝翻几个人,现在大家都不强硬劝酒,基本没人喝醉了——都懂得了爱惜身体!当然,乡亲们还有企盼,那就是能通上公路;公路一通,方便卖水果不说,办起农家乐,那前景就更有奔头了!呵,生活,确确实实在变化着!我的心也感奋了,同他们一样,祈愿乐汉公路早日开工!更祈愿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幸福安康,乡亲们的日子更加红火。
感动着也感慨着,直到办完丧事,父亲融入他生长于斯劳作于斯的青山土地,可告慰每个亲人和乡亲了。归途,想到一个至亲鲜活的人从此消失,再见不到了,我不禁一次次悲从中来,泪洒一路……父亲,你一路走好!

2014年4月18日草就

作者通联:四川省成都市永丰路12号
邮政编码:
  好文,令人感动,父辈的宽厚正直热心等都是留给子孙的财富
故乡的人情山水,更是让人无法忘怀
久离故土,回到家乡,听到谁说是什么什么亲戚,那个那个队的,都会倍觉亲切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愿令尊一路走好。
  作者:林泠烟 时间:2014-05-22 12:44:28
好文,令人感动,父辈的宽厚正直热心等都是留给子孙的财富
故乡的人情山水,更是让人无法忘怀
久离故土,回到家乡,听到谁说是什么什么亲戚,那个那个队的,都会倍觉亲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谢好友的关注,故乡总是游子牵挂的地方,亲人的离去更使人悲痛,人同此心,人同此感!
  作者:荒村一叟 时间:2014-05-22 21:02:14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愿令尊一路走好。
——————————————————————————————
谢谢好友关注关怀,向你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