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与不幸,感恩

  幸与不幸,感恩
  感恩
  感恩危难时给你帮助的人,把曾经的仰望定格成铭,将他人的善行永念心间;感恩落井时给你下石的人,把玉琢于成的斧凿定格成印,将他人的不好在心海里悄然抹掉。因为,幸与不幸,都是成就自己的阶梯。

笔走如飞,不忘那帮留守儿童

  笔走如飞,不忘那帮留守儿童
  不忘那帮留守儿童
  月亮居住的庄上本来就只有她、葵花和强子仨人在村里的小学读书。
  暑假结束了,强子和葵花都升上了初中,住到镇上的中学里去了。现在庄上只剩下月亮一个人每天独自往返在家和小学校的路上了。
  月亮床头有一只机器猫造型的小闹钟,那是月亮的爸爸在城里特地为她挑选的。每天早晨,闹钟走到设定好的时间时就会放出音乐,在优美的音乐声中,它会大叫:“懒虫起床,懒虫起床1假如你不想起来,或者还没睡醒,那它就会毫不客气地每隔5分钟提醒你一下:“懒虫起床”。现在开学都三天了,月亮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假期的懒散中释放出来。机器猫在床头已经叫了三次“懒虫起床”了,月亮仍然用被子蒙住脑袋,缩成一团。奶奶可能在厨房里等急了,但见她一路小跑地闯进月亮的房间,一把把月亮拽出了被窝。
  乡村的路是用红砖立着一块靠着一块铺成的。经过长时间的碾压,路面上坑坑洼洼。月亮这时急了,两口便咬去了整个馒头的一半,还没等全部咽下去,就用手一推,把剩下的半边全部塞到了嘴里,两腮帮子圆鼓鼓的,想转动一下舌头都变得非常困难。可眼下她管不了这些了,双手紧紧握住单车的龙头,目视前方,两脚用力,疯了似的,把路旁一棵棵杨树,狠狠地甩到身后。
  “咔嚓”!真是应了“欲速则不达”的古训,月亮的单车在这分秒必争的紧要关头,居然掉了链条。月亮跳下车,右边看看,用脚踹了踹,不行!又转到左边,用手重重地拍了拍,也无济于事。于是她飞快地从杨树上折下根细枝,眯起一只眼,穿过链条罩的注油孔急躁地在里面乱捅一气。单车掉个链子,再装好,这对月亮来说,本是小菜一碟,可是月亮妈妈在给月亮买单车的时候,给她买了个带链条罩的。当初的理由是铁板罩住了链条,那链条上的油污就不会弄脏月亮的裤脚口。好了,现在这个理由放在这里,月亮把妈妈恨得牙痒痒。她挥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望着固若金汤的链条罩,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怎么办?怎么办?”月亮急得团团转,好几次向村口张望,都没发现个人影。“怎么会没有人呢?怎么会没有人呢?”灵光一闪,月亮一拍脑门,一下子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她激动地推着车,顺着田埂冲进稻田。田里的稻子快成熟了,有月亮的一半高,月亮把单车平放在田埂上,用手把两边的稻子向车上拢了拢,压了压,又拖了几把粘着泥土的豆秸胡乱地盖在车子上,这才急匆匆地把手放在裤脚上蹭了蹭,撒开脚丫子去和时间赛跑!
  校园里静静的,月亮用双手摁住自己的胸口,努力让自己和校园一样平静。她沿着教室的墙根蹑手蹑脚地,一步一步地移到六班的后门。
  月亮是六班的一名学生,语文老师是她们的班主任。真是天不怜人,今天第一节课就是语文课。月亮不想还好,一想到这儿,她心里就又闯进了一只不安分的小兔子,她赶紧把脸贴到墙面上,伸长脖子,用一只眼睛从门缝间向教室里窥视。
  “釜底抽薪……春节过后,爸爸妈妈都外出打工了,家中犹如釜底抽薪,我再也没有了欢乐。”
  月亮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暗想:这是我昨天课堂作业里造的句子,老班为什么今天把这句话写在黑板上,是不是……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昨天的课堂作业。”月亮还没有想出原因,班主任那令人肃然起敬的语调就在教室里响起了。“黑板上是月亮同学昨天造的句子。现在我们先请她说说。蓝月亮1同学们都把目光齐刷刷地定格在月亮的位置上,老班顿时有了觉察,快速地扫视一下教室。提高声调又喊了一声“蓝月亮1。
  “到1月亮站在教室外面不由自主地应了一声。教室里,同学们惊讶得面面相觑:蓝月亮的位置明明空着,她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她躲在地下?还是藏着房顶上?教室里一片哗然。
  月亮的应声一出口,她自己也吓得不轻,大气都不敢出,努力地想把自己缩小,缩小得谁也不会发现才好。短暂的骚动后,还是老班判断出了声源,他果断地拉开教室的门。月亮在老班锐利的目光中失去了一切抵抗能力。她胆怯地走进教室,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狼狈得像个打了败仗的俘虏。头发乱了,鞋带散了,红领巾更是离谱,前后调了个个儿,像一块红餐巾,松松垮垮地系在脖子上,耷拉在胸前。
  “现在我暂不追究你迟到的原因”,站在黑板前,老班直视着月亮“你先说说你的造句……”
  月亮结结巴巴地说完了造句的前因后果。她从老班的目光里看到了他对自己的肯定和赏识。果然,老班压了压手,示意她坐下。月亮如释重负,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心中那只调皮的兔子一下子跑得了无踪影。
  晚风拂弄着杨树的叶,发出轻柔的“沙沙”声,一个人踏着夕阳,在林中漫步,充满了诗情画意。可月亮此时却无意于这份自然的美妙。放了学,她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往家走。伸手,她从树枝上拽下一片树叶,两只手用力地把叶撕碎,然后揉成团,狠狠地抛向远方。伸手,她再从树枝上拽下一片树叶,撕碎,揉成团,扔掉。再伸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排遣出她心中的寂寞和无聊。
  “叮呤呤”,陌生的老爷爷骑着三轮车,打着响铃,从月亮身旁超了过去。月亮这才想起自己藏在稻田的车。想起车,她不仅又埋怨起了妈妈,而且还想到了强子,“讨厌的强子不去上初中多好,他书包里一直放着一把螺丝刀,早晨要是有一把螺丝刀,不用强子动手,我自己也能把车搞定,肯定不至于惨成那样。”月亮加快了朝稻田走的步伐,接着想,“万一……唉!万一就是我和葵花,强子仨人都没法修好车,我还可以坐强子的车去学校。强子的车……”月亮的嘴角渐渐地往上扬,最终忍不住跳起来,大吼一声,“就他那破车……”
  强子的车是他爸爸骑了很多年的,后来他爸爸外出打工便就把车交给了强子。同时还在强子的书包里放了一把螺丝刀,说是遇到车子有突变情况,让他自己对付对付。强子接过那车时,那车就只剩下了两只轱辘和一副车架了。该有的,没有了。不该有的,还真不少。几根铁丝和布条,五花大绑地缠在车身上,一副绑赴刑场的怪模样。每当强子骑上车,一路上总是叮叮当当,哐里哐当地响,从来不需要打铃。全年级所有自称勇敢的男生,都曾冒险试骑过,可谁也无法驾驭,只有强子骑着他的“宝马良驹”日复一日,风风火火地一路高歌猛进。
  “今天是星期三,还有两天,强子和葵花就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月亮不想再往深处想了,她美滋滋地甩了一下辫梢,挥动着手中的树叶,兴高采烈地变换着走路的步调。
  稻田里的黑点在月亮的瞳孔里渐渐放大:是人!是一个人正吃力地在田里拽着自己的单车。月亮心头一紧,立刻改用刘翔的速度前进。
  “奶奶?奶奶!你怎么知道我的车藏在这里的?”月亮疑惑不解地盯着奶奶的脸问。
  “是你二婶下地收黄豆时发现的,她告诉我说你的单车放在稻田里了。我不放心,就想帮你把车子推回家,可车被你锁上了。”
  “奶奶,你老糊涂了,我能不锁好吗?要是发现的人不是葵花她妈,换个坏人,这车不是早就没影了?”
  奶奶也自嘲地笑了。她自然地用手在自己的眼前摆弄了几下,拂去了一时的糊涂,笑呵呵地领着月亮,一步一步悠然地走进了炊烟袅袅的村庄,
  星期五的傍晚,放学后,月亮没有直接回家。她一进村就把车头一拐,径直去了强子的家。
  强子家院门紧闭,强子喂养的小黄狗认识月亮,摇着尾巴,热情地迎了上来,欢快地围着月亮的腿跑来跳去。月亮有点不耐烦,她踮着脚尖,弹跳了好几次,想越过院墙看看院子里有没有强子的单车,可她什么也没有看见。
  月亮瞪了一眼小黄狗,一声不吭,气呼呼地跨上单车,直奔向村头的葵花家。
  葵花的妈妈,小时候患了小儿麻痹症,腿落下了残疾,无法外出打工,所以一直陪在葵花的身边。强子上幼儿园时,不谙世事,常常取笑葵花的妈妈是个瘸子,气得葵花直翻白眼,而现在他却因葵花有个瘸子妈妈陪着她,打心底里羡慕。葵花的爸爸,在家排行老二,月亮和强子一直称呼葵花的妈妈叫二婶。
  “二婶,我帮你。”月亮看到葵花的妈妈正吃力地提着一桶水去菜园里浇水,她还没支好车子,便叫道。
  二婶一抬头,见是月亮,便不客气地推辞道:“月亮啊,你咋跑来了?快回家做作业去。”
  “我帮你吧,二婶。”月亮不由分说,伸手抓住桶把,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水桶提起来。“二婶,葵花她咋还不回来啊?”
  “为什么呀?明天不是星期六吗?”
  “开学时,老师说,葵花他们实行放月假了。”
  月亮认真地看着葵花妈妈的脸,没有发现什么变化。她暗暗地佩服葵花的妈妈说假话还这么镇定自若。“一定是怕我找葵花玩,影响了葵花的学习。哼!小气鬼1月亮想到这儿,连一句告辞的客套话都没说,就一抬屁股,跨上单车,一溜烟地消失在了墙角的背后。
  奶奶在地里还没有回来。月亮回到家,从文具盒里翻出钥匙,开了门,打开灯,便伏在小饭桌上,开始写作业。
  月亮在班里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且她做作业的速度很快。现在,她想利用强子和葵花还没有回来的当口,把作业全都做完,所以她更是聚精会神,笔走如飞。等到奶奶把晚饭端上桌时,语文、数学、英语这三座大山已经被她彻底地摆平了。
  “奶奶,吃完饭,我想去问强子一道数学题行吗?”月亮吃饭时,低着头,脸色微红地问奶奶。
  月亮如释重负,扒了两口饭,把空碗向奶奶面前一推,嘴都没有擦,就窜了出去。
  夜空中群星闪烁,但月亮还未露脸。村子里黑黢黢的,可月亮一点都不害怕,她条条路熟,不一会儿就摸到了强子的家门口,而强子的家里家外却是漆黑一片。忘了戴上夜视眼镜的小黄狗,从门边的狗洞里钻了出来,对着月亮“汪,汪汪……”一阵乱吠。
  “去,!去!去1心烦意乱的月亮恨不得一脚把小黄狗踹到天上去。她想静下来,仔细听听屋里有没有强子的声音,可是小黄狗叫得紧,好几次险些扑到月亮身上。月亮无奈地退出来,藏在树下的浓荫里。一番思量后,她判断强子没有回来。要是强子回来了,不可能这么早就睡下,多少有点话要和爷爷、奶奶说。
  此时的月亮不想再去葵花家,不想再去见那个编个“放月假”的谎话来骗自己的二婶了,她沮丧地往家走。
  月亮一个人住一间房。她的房间,有三十几平米,很大也很空。房间的东南角堆放十几条装有口粮的蛇皮袋子,西北角放的是月亮的单人床,床边有一张简易的小书桌,一只电灯泡垂直吊在书桌的上方。北面墙上开了一扇很大的窗户,正对着屋后的马路。
  月亮进屋后,锁好门,叫了一声奶奶。奶奶答应没答应,她根本没注意,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拉开灯,甩掉鞋子,连衣服都没脱,就悻悻地倒在床上睡了……她什么时候睡着的,谁也不知道。一整夜,屋后的路面上都印着一块大大的,亮亮的光斑。
  机器猫闹钟还没叫“懒虫起床”月亮就已经醒了,她一骨碌跃起,穿上鞋就出了屋门。此时天已放亮,月亮用手理了理散乱的头发,顺势在脸上撸了两下,便一路飞跑,直奔强子家。
  “唉哟!你这孩子。” 匆忙中,月亮与准备下地的强子爷爷撞了个满怀。
  强子爷爷赶紧扶了她一把,定睛一看说:“月亮,大清早的,你看你疯成啥样子了。”
  “我……我……我想到你家问强子一道数学题。”月亮吞吞吐吐地说着,脸腾地一下子红到耳根。
  “为什么?今天不是星期天吗?”
  “开学时,老师说了,上了初中要学的东西很多,一个月放一次假,叫什么……”强子的爷爷细想了一下说:“实行放月假1
  “放月假?那么强子和葵花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要到下个星期。噢,不对,要到下个星期的下个星期才回来埃”
  月亮彻底失望了,她像被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蔫了。要不是路边的老柳树架着她,她准会一屁股瘫下去。
  强子的爷爷走了,月亮噙着泪水,漫无目标地,艰难地移动着双脚……
  太阳从田野深处的树林里,一下子跳了出来,金光四射。月亮走到路旁的一座草垛前……
  晨光中,黄灿灿的草垛仿佛变成了一座小金山。躺在金山上的月亮,微闭双眼,望着眼皮上的一层红晕出神。慢慢地,她心中有了主意。等到过年时,爸爸回家,就让爸爸去派出所把“蓝月亮”改成“蓝星星”,因为月亮天下只有一个,没有伙伴,好孤独,而星星却布满夜空,朋友遍天下。
  月亮天下只有一个,没有伙伴,好孤独,而星星却布满夜空,朋友遍天下。
  留守儿童的教育和安全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泰州陈一贤 zl

xk
  @泰州陈一贤 ae

j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