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越来越,珍惜每一个投缘的朋友

  也越来越,珍惜每一个投缘的朋友
  越来越懂得,能真正走进你心中的人 也越来越少。终有一天,那些曾经深根蒂固的情感,也会慢慢剥离心底,从你的思绪中渐渐消逝。纵然再相见,客套的寒暄也都显得苍白和多余。自己也会开始习惯,习惯了告别,习惯了真的再也不见或者是装做看不见。
  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突然想起很多人:曾经共事过的同事,曾经敞开心扉的知己,还有好多个流年里出现过的过客。只可惜,瞬间回忆过后,终究,过去了的人和事,还是过去了。任人如何以为分离只是流年的一个暂停,却不知 真的就此别过,无论彼此留下过多么深刻的记忆,终究在以后 也已踏上了再无交集的痕迹。
  有些人有些事,当我们不再留恋和相信时,也便不会再回头和驻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奔向未来。自己不是一个恋旧和偏执的人。心中也定不会有万分的遗憾和千分的不舍。时光可以把曾经一起的人变的陌生到一无是处,自然有时光的道理。所以,没有必要抱怨生命中铭刻过的痕迹会怎么浅保那,只不过是春夏秋冬的自然,而已。
  不知道是摒弃了矫情,还是学会了冷漠。如今的自己,依然有会想起,依然会有思念,但刹那片刻之后,便会回到自己的轨迹,继续着自己的欢乐和喜好。
  人生的路上,有人成长速度快一些,有人成长速度慢一些,我们不容易找到和自己完全同频率的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不必懊恼为何走在前边的朋友不愿停下伸出手等等你,也不必责怪自己为何变的冷漠不再愿意奋不顾身的帮帮身后的伙伴。因为,每个人的成长,无人可以代偿。
  所以,也越来越,珍惜身边每一个特别是一起投缘的朋友。
  一起的时候好好珍惜
真有一天缘尽
也不要伤感
  ……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让我们,都做好朋友-…

我说,都在讨论宝宝和马蓉,让我来说点其他的吧,与婚姻相关。

  
我说,都在讨论宝宝和马蓉,让我来说点其他的吧,与婚姻相关。
  这个案子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楼主有无数槽想吐,为了不侵犯当事人隐私,现实中只能憋着。在天涯披个马甲,隐去时间地点,虚化人物,总算可以说说了。
  楼主在法院工作,审理民事案件。前段时间收了一件离婚案,丈夫起诉妻子,本以为就是一件普通的案子。谁想,过程之惊心动魄,结果之跌宕起伏,简直出人意料。楼主还是审了有3年多的民事案子,这个真是第一次遇到。
  最开始印象是看卷宗,丈夫起诉妻子离婚,理由是妻子婚内出轨,诉状写得比较简单,应该是律师的手笔。按照规定开庭前主审法官是不能单独会见当事人,避免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或者防止在案件认识上有偏向。
我就把这案子交给调解员进行调解,后来调解员给我回话,说这案子调不好,男方情绪太激动了,没办法好好说话。
好吧,调不好就拿回来吧,由我来审理。
不过调解老师在调的时候,给男方说了,主张妻子婚内出轨,得提供证据,不能只凭空口说。
然后这个案子,就开始给各方送传票,规定举证期限。
  结果在开庭前几天,楼主收到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证据接收窗口打来的电话,说是这个案子的原告提交了一个证据,问我收不收。
我觉得很奇怪,当事人交证据过来,你那边登记以后收了再转给我就完了,干嘛还专程问我?
结果人家说,他提交的证据是一条内裤…………
你们能想象楼主懵逼的心情吗??

窗口的小妹妹说,这个人很激动,在他们窗口大吼大叫,手里攥着一条内裤,据他说,今天上午他把他老婆和上司捉奸在床,这条内裤是从上司屁股上扒下来的……现在要作为证据提交法院,问我收不收?
这哪能收啊?收了我放哪里啊?我办公室只有放卷宗的铁皮柜,我们又不是公安,根本没有物证柜,收了我咋保管啊?
我马上给他律师打电话,他律师也不清楚这个事情,而且单一条内裤也不能证明什么,我推测他应该是想对内裤上的提取物进行鉴定,如果能够检出她老婆和另一男性的体液,就能证明老婆出轨了。
  所以我建议他们自己去做鉴定,或者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也可以。在窗口大吵大闹解决不了问题的。
跟他律师沟通以后,我就打算去诉服中心看看,劝劝那人。
结果到了中心,那人已经走了,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我还以为,我下来以后会面对一个很激动的当事人,费尽唇舌来做他的工作,他居然走了。

我就问问接待窗口的小妹妹他人怎么走了?
小姑娘回答我:“我跟他说,庭前提交的证据不收原件,只收复印件,他就走了”。就这么简单。
诉服中心的小妹妹请收下我的膝盖。

  然后,庭前原告既没有向我申请延期开庭也没有申请委托鉴定,那就开庭吧
开庭前,我预感是有一场硬仗要打,还专门给做记录的书记员打了预防针。
然后开庭,前面程序过了,原告代理人宣读诉状,很冷静,然后原告要求发表意见,开始说了,从他们恋爱史说起,中途情绪激动了,越讲越激动。
  他情绪到达顶点,就骂了一句脏话:我艹你祖宗!
楼主连忙制止,结果听到她妻子回了一句:我祖宗是牌位,你艹不动。
楼主以为自己幻听了,事后问书记员,她也听到这句话了。
这里,说一下她妻子,长得白净清秀,神情淡漠,之前走程序,楼主宣告权利义务,她都只用是或不来回答,这是楼主第一次听到她说长句子。
其他的离婚案子,双方亲戚朋友恨不得来一堆,互相翻旧账,对骂甚至抓扯打架。这个被告就自己一个人来的,也没请律师。
  被告回了这么一句以后,原告突然就泄气了,颓然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呜呜呜的哭。
好吧,楼主第一次在庭上看到有男性哭出来。
我就休庭5分钟,让他出去平复一下情绪。男方就出去了,我又叫律师出去劝劝他。
结果律师还没动,她妻子就出去了。
我最开始以为妻子是出去上厕所,也没在意。过了5分钟,他们都还没有出来,我就让书记员去喊一下。
书记员出去了,一脸古怪的回来告诉我,原被告在外面相拥而泣。
啥?第一遍我还没听懂,第二遍我才理解了。
我出去,就看到男的抱着女的还在哽咽,女的就拍拍他的头,摸摸他的耳朵。
楼主被糊了一脸变质狗粮。
  楼主毫不犹豫的强,势,插,入,冷冷的问他们,你们开不开庭?
女的拍拍男的肩膀说,你问他。
我也又问了男的一遍,男的说:“不开了,我要撤诉。”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哦,就是这么任性。
  楼主又再问了他一遍,他还是说,不开庭了,要撤诉。
好吧好吧,这是你的权利,这是你的自由。
楼主把原告律师喊出来,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律师默……
律师就问男方,你确定要撤诉,撤诉以后半年内你不能再提起诉讼。
男方很肯定很坚决,要撤,我俩不离婚了。
  好吧,律师听被代理人的,他要撤就撤了。还要说一句,在这个过程中,女方没有说一句话。
我就让他写个撤诉申请,其实撤诉申请很简单,就一句话,某某诉某某案件,某某申请撤回对某某的起诉,就可以了。
结果,他们找了一间调解室,两人一边商量一边写,楼主开另外案子的庭去了,等开完庭了,去找他们拿撤诉申请,就看到他俩依偎在一起,律师坐在旁边一脸百无聊赖生无可恋。
申请写了两页,大概意思就是说他们俩感情深厚,舍不得对方,通过这次诉讼,更加认识到了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重要性,感情更进一步blabla……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大家领会精神。
总之看得我辣眼睛。
  申请写了,我就让他们等一下,我上去写个准予撤诉的裁定,当场就发给你们。
人家不等了,要急着回家。
我说,裁定肯定得送达给你们,不然你的撤诉申请不生效。
男的不要,说这个裁定拿着,相当于提醒他们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是把已经好了的创口再揭开,坚决不要。
我说,那好吧,我送达给你律师,让律师代收。
然后他们两口子就手挽手走了。
留下我跟那个律师相顾无言。
  @令狐国冲2016 37楼 2016-08-16 20:33:00

又一个肥头大耳的法官,
—————————————————
楼主是女的,很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