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从未爱过,渡河

  若从未爱过,渡河
  渡河
  若从未爱过,就不会难过
若从未爱过,又怎能经过
那些是是非非,对对错错
欢欢喜喜,惆怅寂寞
是谁的梦吵到了谁
又是谁走入谁的风景
似水流年,浮云层层
若是你重生了我
我也愿渡你过河

发生了一件事,越过山丘 无人等候(个人真实青春)

  发生了一件事,越过山丘 无人等候(个人真实青春)
  这是我自己真实的故事,是我在复习考研途中用于缓解压力从而写下的故事。这是我一个很平凡、普通的姑娘所经历的最真实的疼痛青春。
  一方面,我之所以想写下这个故事是因为想缓解考研以及生活给我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我是想记录下这段曲折却又难忘的青春,因为这段青春,影响了我整个人生观。
  顺便说一下我自己,我出生在一个江边小城,我的家乡富庶繁华,是一个鱼米之乡,然而外面的很多人并没有过多了解它。它其实真的很好,不过却还是比不过那些自以为“好地方、大城市人”的优越感。
  我马上是一名大三新生,现在是暑假,我想考文学的研究生。我现在的专业是财务管理,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专业。这个专业需要敏锐的数感,细致的洞察以及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哈哈,我是一个马大哈,一个想法单纯简单,不愿意过多思考不感兴趣事情的平凡姑娘。
  当然,现在的我,已经给人的感觉看起来是那么严肃,不苟言笑。我愿意承认,我得过焦虑症,就是连着半个月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油盐不进那种。那段时间给我留下的后遗症,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除。
  最后介绍一下我的外貌,我长得非常普通,唯一出彩的就是我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那是遗传我去世父亲的桃花眼。另外,我有些微胖,一米六零的姑娘,58kg的体重,这就是我。接下来,我要开始讲这段故事了。
  不是每个人的青春都会遇到沈佳宜,也不是每个女生都有林真心那么幸运会遇到专属自己的徐太宇。但那时,我是真真切切地喜欢了一个男孩好多年,那时候的那种喜欢,总是那么不讲道理。他梳的发型,你觉得很帅,他痞痞的气质,你觉得很帅,甚至他穿着和其他男生一模一样的校服,你还是会觉得很帅。他笑起来嘴角的梨涡,扬起的眼角,浓浓的眉毛,你会记得那么清楚。就算若干年后,你和他已经分道扬镳好多年,从此山水不相逢,你还是忘不掉。
  青春,这是多么玄妙的一个词。我有时候在想,青春到底是一段时间,还是一段过去?后来我明白了,青春就是青春,是一段记忆,是有故事的人不愿提及却永远把它埋在心底忘不掉的一段记忆。
  如果把中学时代算作青春的话,那么我的青春,幸运和厄运,快乐和痛苦大概是五五分吧。前半段,我是快乐的,满足的,幸福的。我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从一而终爱着我的母校,我的母校,是一个囊括了小学和初中整整九年的学校。我爱我的母校,迄今为止,我最好的朋友,最铁的死党,陪伴着我都已经超过了七年。我QQ里那些多年好友,也都是我从小到大一路走来的同学,甚至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个人在一座大城市孤苦伶仃寂寞无依的时候,遇到的老同学,熟络的老同学,也是我母校的同学。这种感情,是我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想哭的感情。有点类似于战争时代战友的感情,那么简单,我帮你,不是因为利益牵扯,别有所图,只是因为我们是同学,多年来一起走过的同学。
  时间倒回2010年,那年暑假中国在上海举办了世博会,口号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那年我上初二,是一个胖乎乎,开心乐观的女学霸,我的同桌一开始是一个和我一样肉肉的憨憨的男孩,但是因为下学期我们班有一个男生转学了,所以班主任让他那一排的男生统一往前移了一排,而这一小小的变换,却是我未来人生一个巨大的牵引。就这样原来我后一排的男生苏之俨顺其自然成为了我的新同桌,他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虽然我没有觉得他长得多么帅,而且一开始,我是真的不怎么喜欢他。因为在上学期的时候,他和我的闺蜜杨昕是同桌,那时候语文老师时不时让我们同桌互相交换批改作业,杨昕说他是一个特别爱较真的人,而且不苟言笑,哪怕一个标点符号,都会给她揪出来,好好把一整个句子订正抄写十遍。于是,我对他印象一直不怎么好,总觉得他特别不近人情。当然,让我很诧异的是,在我们那个小小的四人帮里,其他两个人居然觉得我和他关系很是要好,经常聊得来。我的天,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我不过就和他说了几句话而已,只是那时候还小,开的几句玩笑好吗?那时候的我,真的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女孩,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那时候真是很幸福啊,我们只需要好好学习就够了,其他不用担心一切人际关系,勾心斗角还有各种压力。
  当然,我对苏之俨的讨厌,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来源,那是我自己的一件糗事。上学期的时候,有一次中午班主任让班上学习比较好的学生把自己的作业本贡献出来,放在每个班门口供参加学校开放日的家长翻阅,然后当时作为学霸的我成功被选上了。但是我午休都是回家休息,所以班主任让我中午留校吃饭的同桌把我抽屉里的作业本找出来。可是我没想到这个近视八百度憨憨傻傻的大男生,他没有找到我的作业本,却愣是把我塞在书包夹层里的“苏菲”给翻了出来。下午,我回座位,杨昕冲着我捂着嘴一直傻乐,隔壁的憨胖同桌一脸通红,架着那副金丝眼镜,憋着气不敢朝我看。正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苏之俨捅了同桌一下,整个教室寂静无声,他用几乎整个教室都听得见的声音喊道:“老王,你不是一直不知道你翻出来的那是什么吗?曲寒来了,你问她,哈哈1全班同时看向我们这个角落,同桌拿起“苏菲”,一脸尴尬地塞到了我手里。“嘻嘻~~”全班四处传来抑制不住的笑声,刹那间,我的脸抽搐了一下,我不敢去看其他人的反应,只想一阵电闪雷鸣劈死苏之俨,这个臭流氓,或者我直接手撕了他。然而,那时我得拼命伪装自己的情绪,因为我是好学生啊!怎么可以和他这样的“小混混”动武。
  现在,这个杨昕口中不苟言笑,和她从来没说过一句话,语文老师口中“不求上进”的男孩就坐在我的身边,他成为了我的同桌。也是奇怪,自从我和他做了同桌,经过我的近距离观察,我发现苏之俨上课居然极其认真,完全不是平时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又是同桌互换批改作业,他专注的神态居然让我觉得心头有一丝丝不一样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马上初三面临中考压力太大才会神经错乱产生幻觉,居然觉得他迷人。不过,和杨昕说的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找出他默写的错误就故意对我也伺机报复,各种挑刺找茬,而是偷偷告诉我让我赶紧改过来。既然他“有情”,我自然也要“有义”,所以,我们的默写本上只要同桌互相交换批改,基本不交换或者即使交换,错误也寥寥无几。
  时间总是过得这样快,我总是记得每次问题回答不出来,他就会各种小声提示,然后我有惊无险地过关。他是体育委员,每一次跑八百米,他都会一脸傲娇跟我说:“我就知道,你又坚持不了!看来,我今天又要套你圈了1我去,这个自大狂臭屁白羊座,你瘦你了不起!你跑得快你拽!我是摩羯座,非常看不惯他这种自以为是,但是无奈他总是在长跑的时候甩我一大截。接着,他又开始语重心长地问我:“你是不愿意跑还是跑不动?再过两个月可就要参加中考体测了1“废话,我当然是跑不动”我低着头不愿意看他,弱弱地说。“那你就坚持一直跑下去,哪怕再慢,中间都不要停,你一旦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力气了。”他突然很认真地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这种感觉就像七月去青岛在五四广场吹着海风一样恬然惬意。我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他态度慢慢发生的改变,一切都是来的这么出其不意,润物细无声。
  那次跑完了,我的成绩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尽人意。毕竟,别人是长跑,对于我而言,却是负重越野。我回到教室,才发现自己的椅子莫名其妙不见了,原来被出板报的文娱委员搬去一楼用了。我一路追下去,估计是之前跑的太累了,没看清前面有人,一下子撞了上去。那是一个温暖的胸膛,我甚至能感受到来人滚烫的体温和心脏跳动的感觉,突然旁边传来笑声,“哎呦,我去,缘分啊1“住嘴,别胡说。”这熟悉的声音,我抬起头突然发现居然是苏之俨,他右手拎着一把椅子,左手提着他心爱的篮球,我脸上一阵辣红,赶紧躲了过去。好多年以后,我想了想,终究别人再多错,外界再多压力,自己那时候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懦弱。等我来到一楼黑板报的地方,文娱委员说“你椅子刚才你同桌已经帮你搬回去了。”
  我回到自己座位上,看着旁边的苏之俨,他正在红着脸傻笑,不知道在想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回来了。他就这样木呆呆地笑了整整十分钟。我想开口说声谢谢,但是又怕他多想。
  那时候母校对学生早恋管的真的很紧,我的死党陆子莹就因为情书事件成了轰动一时的校园人物,她妈妈是学校语文组骨干老师,她出了这种事,她母亲觉得自己枉为人师,脸都被丢尽了,当众甩了她一耳光。当然,漫漫岁月,时光流逝,陆子莹说她不后悔,只是,她当时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就要经历这样的心理惩罚,面对所有的流言蜚语,恶意中伤,让她第一次看到了人性的黑暗面。当然,我是理解她的,大部分像我一样的旁观者,也是理解她的。她出事后,身边的同学朋友好多人都挺身而出,陪伴了她走过那段最黑暗的时光,一起面对那些少有的别有居心分子口中的“不齿”。她的那段故事我后面还会再讲。就算有些人,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联系,但是我们不会忘记,在我们遍体鳞伤的时候,他们像家人一样成为了我们的避风港。这是我一直难忘北城的原因。北城不仅是我度过九年小学初中生涯的地方,更是给予了我们很多现在再也没有的美好记忆,那种同学之间,不是亲人却胜似亲情的关系,才是我最怀念的。
  至于我跟苏之俨,那时我怕他多想,更怕自己自作多情。我的爸爸在我五年级就因病去世了,我的爷爷是一名机关离休老干部,他退休后自己开厂创业,他一直不喜欢我爸爸,连带着不喜欢我们一家人。我妈妈把所有希望都放在我身上了,指望着能靠我扳回一局,到将来分家的时候,他能眷顾一点不要让大伯家独占鳌头。所以,我不能早恋,必须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只是,如今,再回味,现在,我孤身一人坐在笔记本前打下上面这些字句,回想起多年前的经历,触怀不已。陆子莹现在远在温哥华求学,而苏之俨,只知道他前年春节去了美国,至此,我与他已整整两年不再联系,杳无音信。而我的妈妈,对我虽一向要求严格,言语刻薄,但是她从一开始的家庭主妇,到如今家里内斗导致我们失去了所有经济来源,她虽近五十岁高龄,却迫不得已每天早出晚归,去餐馆打工。
  初三分班前,又进行了几次模拟考试,整体情况很不乐观。北城要是希望在今年继续卫冕全市升学率最高的学校,击败宿敌南城学校,蝉联市中录取率的第一名,就必须加强加严。在这几次的考试中,苏之俨居然出其不意,从原来的三十名一路考到了全班第四,直逼我们班大神班长。这位大神后来去了清华,他是我另一个闺蜜佳雨多年的暗恋对象,这是后话了。所有老师都为苏之俨惊人的进步夸赞不已,他洋洋得意,冲我炫耀:“你等着瞧,明年我一定会在市中遇到你。”“切~~”而我,这次居然掉到了二十五名,就这样的成绩,市中是绝无可能的。中午回家,妈妈冲着我说了一大堆很难听的话,直言我和我父亲一样碌碌无为,是个没出息的孩子,她为了惩罚我直接把我赶出了家。
  我回到学校,趴在桌上开始哭。苏之俨拿出一包纸“要是难过就哭出来,我有纸。”我没有理会他,他突然拿出一张纸然后说:“哎呀呀。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全部转移到这张纸上,我把它撕掉,一切都从头开始了。”其实,我之前对他有好感,我知道,我心知肚明,只是我要一直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因为,在这样的关头,我真的不能出幺蛾子。
  那一天,爸爸离世好多年,妈妈关心最多的是我的分数并不是我,可是他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关怀,我真的就这么陷进去了,真的就这么爱上了。阳光洒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他穿着白衬衫温柔的安抚着我,我是真的不可自拔地爱上了。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当时稍微勇敢一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现在,我也会想,也许他那时候真的并不是爱我,只是我多想了;也许,他真的喜欢过,只是,那太短暂了。可是,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来说,那样的温柔,真的毫无免疫力。
  最后的时候还是来了,那是初二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就会分班了,而我与他的同桌情分,也会随之戛然而止。我不知道他后来对其他的女生是否也这样温柔,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苏之俨,你要相信我,我爱过,是真的。这天,苏之俨被评上了三好学生,而我,却什么也没有,他把他奖励到的那本笔记本给了我,说自己家里多的是。前面的男孩说中考结束就是全市初中生篮球赛,以往每年北城都惜败南城,苏之俨说今年他当队长绝对会不一样,还让我们去看他比赛。我甚至没和他说一句再见,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人生中最近的距离——你在我的左手边,那种触手可及的距离。那天我借故说要打扫卫生留下来最后一个走,其实我是想看看他的背影,这次,你先走。若干年后,我无意翻到了那时候我们班体育节入场式的视频,我在人群中寻找他,发现他一直望着前面,然后,我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前面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低下头的一瞬间,他也随着低下了头,看到那个女孩熟悉的背影,我的眼眶湿润了。
  初三一年都在几轮复习和各种大小考试中度过,我由于跟腱受伤,体测比其他同学晚一个礼拜,在我体测结束的那个下午,看到对面有一个人一直站在楼梯口观望着,一看到我,那个身影却又突然匆匆离去。苏之俨那个班不就在我们班正对面,但我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他们班现在不正是上课时间。
  中考的时候,我总觉得状态不太好,题目做的一点也不得心应手。收卷才发现旁边坐的是我初一的同桌许默,许默人如其名是个文静安好,温润如玉的男孩,他和苏之俨完全是两种气质。他总是默默给你帮助,甚至会忍受你毫无道理的小脾气。有人以前看见过许默在美术书上的表白,而我,很不幸就是那个对象。当然,我觉得那是一个恶作剧,也没怎么在意。但我不知道,后来这件事居然在初二分班以后传到了苏之俨耳朵里,那天他打完篮球回来没有跟我说一句话,跟我冷战了好久。收卷铃声响起,许默冲我笑了一下,我有些尴尬,冲他回笑了一下。
  成绩出来了,我以择校的身份被市中录取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能否遇到苏之俨,不知道自己是否和之前暑假一样幸运。我和表弟初二暑假跟团去上海世博会,万万没想到的是,苏之俨和他妈妈居然和我们报了同一个团。高中报到第一天,我拼命在市中的榜单上找名字,最后终于在十九班找到了他的名字。与此同时,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北城在我们这一届的篮球赛真的赢了南城。
  只是,踏进了市中,我们命运的转折开始了。
  在这里我需要先说一下,南城和北城是全市的两所一流学校,而且南城和北城的风格也不一样,南城学生家庭是近几年发家的中产阶级比较多,而北城因为一直在老城区所以书香门第的家庭比较多。这也造成了南城和北城学生性格的差异,南城的学生比较热爱自我表现,攀比奢靡之风在南城也比较常见,这也是市中的风气,市中在南城正对面,两校情谊自然比北城深厚得多。进了市中才发现市中老师明显更偏爱南城学生,这也是我在市中被改变人生观的原因之一。而北城学生都比较朴实单纯,善良友好,相比较而言,这也是我更愿意承认北城是我母校的原因。其实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你一直以为自己努力的方向是正确的,可是,越过山丘,才发现来到了沟壑。苏之俨在市中的三年被改变了很多,而我,性格也彻底发生了天崩地裂的变化。
  我高一的同桌是一个有点忧郁的姑娘,她一开始军训的时候住在我的下铺。宿舍里其他人并不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她好奇怪,经常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哭泣,她也不是很喜欢说话,经常有些奇怪的念头。但是,这个姑娘绝对不坏,后来我了解到她是来自一个重组家庭,她的父亲在和她的母亲结婚之前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她还有一个姐姐,她的母亲生怕担上“恶继母”的骂名,所以对她姐姐比对那个女孩更好。而她父亲则一直认为大女儿更需要自己的关怀,所以也忽视了自己的小女儿。我怀着对她有点惺惺相惜的同情接近了她,并且和她成为了不错的朋友。这个女孩在班上是被其他女生集体孤立的,我之前已经说过市中的老师更偏向原来南城所谓的“好学生”,而我的同桌许丹则来自一所二流学校,自然“人微言轻”,无人相信无从辩白。
  初夏的午后,我在操场上遇见了苏之俨,是远远看见那种。他有了新的朋友,那些男孩都是南城的富二代,他穿上市中独具特色的中山装校服,与记忆中那个酷爱篮球的运动少年已经有些不一样了。苏之俨敞着校服,挽起袖口,露出里面的格纹衬衫,双手插兜。他剪去了额前细碎的刘海,留了一个和那些男孩一样的子弹头。是的,苏之俨去了市中以后,与我们曾经的同学渐行渐远,倒是与南城那些纨绔子弟熟络起来了。
  当然,远远地,他没有看见我。只是,我总能在人群里一眼把他分辨出来,然后迅速发现他的不同和改变。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做数学作业我都没这么火眼金睛过,可是每次看见他,我总能观察到一些意外之获。
  男生们之间因为篮球和各种相同的兴趣爱好总是很快就能走到一起,所以,就算我和苏之俨已经不在一个班了,还是能够经常听说关于他的消息。而我,在市中,只是一个非常默默无闻的学生,有时候可能还会因为一些小错误被当众责罚一番。当然,我以前的死党在市中也没有很好,我们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些时候,不管你多努力,多优秀,可是最后出彩的并不是你。好多次,我的死党陆子莹在市中最好的强化班,明明她更有实力可以有参赛机会,可是总是让一些什么据说“很有背景”的人拿了去。
  十月,国庆假期结束以后,市中将开展秋季男子三人篮球赛。我通过我们班的男孩得知,十九班是苏之俨出战。晚上回家,我给苏之俨发了一条信息:我要去看你比赛!他回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傍晚,三人篮球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清瘦的身形,矫健的身姿,连贯的动作。苏之俨穿着篮球服,愈发强势的进攻扣篮,我在远处定定地看着他,耳边时不时传来各种“好帅~好帅1的呼声。这时,突然一阵激烈的抢夺,篮球朝着我的方向猛地飞来,苏之俨及时控制了球向,我才没被砸到。然而,很不幸的是,裁判说他有三次技术性犯规,他们班被集体取消了比赛资格。我不懂篮球,我知道苏之俨是真的很爱篮球,他现在一定很伤心吧!他这么臭屁的人,最擅长的运动却被判成了技术性失误。
  正在我出神时,许丹“啪”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哇!是顾婷伊!她还是那么漂亮1许丹露出一脸羡慕的神情。我顺着她的眼神,看到了一个笑靥如花,鹅蛋脸,高鼻梁的女生。她长长的头发往后挽成了一个马尾,肌肤如雪,露出光洁的额头。她身材苗条,就是语文书里说的那种“窈窕淑女”,娉婷的感觉。许丹的妈妈是市医院的护士,而顾婷伊的父母都是市医院的医生,所以她认识顾婷伊。顾婷伊,是市中我们那一届校花级的人物,来自南城学校。我原先一直以为,这个校花和我应该是陌路,然而,我以后的生活,却和她有着莫大的干系。
  第六章 命运的齿轮
高二进行文理分科,我事先问过苏之俨,他说他去理科,因为男生学理科才有前途。而我,因为理科成绩实在不忍直视,故选择了文科班。面对高二即将来临的小高考,我母亲为我报了一个培训班,和我一起参加补课的还有我妈妈朋友的女儿易思媛。
易思媛很漂亮,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美女。她比较外向,因为父母的原因,她认识了卜凡,卜凡的父母是锡城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易家父母有意撮合这两个孩子,两家为了加深联系甚至住进了同一个小区。
那一天傍晚,易思媛和我下课,天空下起了雨,我们待在走道里避雨。突然易思媛神神秘秘地跟我说有人来看她,我这才知道是卜凡来找她偷偷“相会”。易思媛告诉我和卜凡一起的还有一个男孩,是卜凡的新兄弟,他们是隔壁班,打球认识的。易思媛还说卜凡的初恋就是校花顾婷伊,顾婷伊有一次去球场找卜凡,结果看见了那个男生,然后就和卜凡分手了。当然,那时候卜凡有易思媛了,也乐得和她分手,而且还很乐意将自己的新兄弟介绍给前女友。
我和易思媛来到楼梯口,却诧异的发现,那个男孩居然就是苏之俨。我现在真的不想看见他,前几天因为文理分科谁也不愿意妥协谁,我们吵了一架。如今却又这样遇见了,真的是尴尬的很。那天一直在下雨,后来卜凡和苏之俨先离开了。易思媛问我说:“你认识顾婷伊吗?”“我知道,就是那个很漂亮的女生对吧?”很漂亮,这是我对顾婷伊的第一反应。“你知道吗?我们这位校花倒追苏之俨呢1易思媛的口气非常不屑。因为顾婷伊和卜凡曾经的关系,这两个美女之间互相不待见。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这件事,苏之俨倒是没有表现出来过。
高二,我分到了文科班,而我的死党陆子莹则退出了强化班也选了文。很巧的是,我们同班了。我们高二的那个班主任真的是一言难尽,是一个四十左右的数学女老师。陆子莹曾经告诉过我她在深谙市中“潜规则”以后,她的父母很自觉地备了“礼金”去答谢这位新老师。然而,这位新老师顾左右而言他,最后才隐约暗示“礼金”分量太轻,不够丰厚。很巧的是,卜凡也和我们分在了一个班,后来高考结束听易思媛的母亲说,卜凡家在这位老师身上大概花了三十万。
也正是从高二开始,我的人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奇葩和小人。这些人,他们做不到的事,你也不能做到,你成功了,他们失败了,他们会集体孤立你,集体挖坑。你有奋斗的目标,他们是断然不会鼓励你互相进步的,更不要说助你一臂之力。他们只会往你身上泼冷水,反正他们自己是败类,拖垮你也不能让你好。市中的高中生活,真的有太多负能量。我也是奇怪,那时候小小年纪,人品却这么败坏。
现在,我也成长了,也算是明白,社会本来就是染缸,人性本就如此凉保看透了,也就想通了许多,人只有跟自己比才能进步。Loser永远在想着整垮别人,winner永远在提升自己,loser之所以是loser,是因为他的心性、眼界限制了他的格局。这些人永远在台阶下,他不想着提升自己往上爬,永远想着拖住其他人,所以这些人注定永远只能原地打滚。

  

第七章 硝烟来临
我高二的同桌是一个长相瘦削,皮肤很黑的女生,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顾婷伊的发校她跟我交流的第一句话是“你原来哪个学校的?你父母是干什么的?”在以后的生活中,她无处不喜欢显示自己的优越。比如她小学六年级就去了欧洲列国,她爸爸的一个打火机就有两万块。见我没什么反应,她还喜欢冲我翻白眼,感觉好像我没有尊重她一样。巧的是,她爸爸也是市医院的医生,和我高一同桌许丹的母亲是认识的。许丹听说后忍不住大笑,惊呼她想象力太丰富了。更让我无言以对的是,那时候我人缘不错,和其他同学聊天的时候,她总会露出恨恨的眼神瞪着我,仿佛是我不让其他人喜欢她一样,简直莫名其妙。很多时候,如果我有一支笔,一个杯子,她一定要跟我买一样的才不会觉得被我比了下去。
如果我被任课老师表扬了,她会故意不以为意,发出很长的一声“切~~”,摆出一副藐视我的样子。如果我有一个问题没回答出来,就算别人不说什么,她也一定要故意嘲笑得很大声。我一直想不通她为什么对我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敌意,尽管去了市中我已经不奢求同学还会和北城一样高素质。
后来,大概是一个秋天的夜晚,市中晚自习前的一个小时是晚饭时间,我在后街遇到了苏之俨。他和一个男孩一起吃饭,看着我一起偷笑起来,隐约我感觉到那个男孩应该是认识我的,但是,很明显,他对我是有敌意的。后来我知道那个男孩叫袁昊东,他女朋友是顾婷伊闺蜜。
晚上回家,妈妈说听我奶奶说我婶婶表弟的孩子也在我们班,叫方淼淼。没错,方淼淼就是我高二的同桌,就是那个处处和我作对的女生。而我婶婶和我母亲的妯娌关系,完全可以用水深火热来表示,不仅是因为家庭内部矛盾,更是因为我妈打心眼里看不起我婶婶的为人,这是上一辈的恩怨,我不应该多说。但是,以我们两家那样不和的关系,我似乎有点明白方淼淼对我为什么会有莫名其妙的敌意。更何况,在后来我和苏之俨还有顾婷伊的感情漩涡中,她是站顾婷伊立场的。
在和方淼淼做同桌的过程中,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向我透露一些顾婷伊和苏之俨的事情。比如,顾婷伊在某个下雨的中午,打着伞去地下车库等苏之俨,和他接吻了。又或者在顾婷伊生日的时候,苏之俨给她买了礼物,还给她留各种言。甚至,在我听到其他女生纷纷想苏之俨表达自己的爱慕的时候,我还要装作不认识这个人。
是的,我没有自信,我懦弱卑怯。我害怕失去和他做朋友的风险,所以,我在这段感情里,是自私的。我躲在了角落,不敢面对一切。
小高考如约而至,我成绩不错,意外的是,我居然遇到了初一同桌许默。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彼此打了一个招呼,苏之俨知道了这件事,一连几天没理我。他总是这样,每次碰到许默就无比敏感。当然,这与我面对顾停伊的心情是一样的。
小高考结束以后,高三就正式来临了。在高三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一件事。一次模拟考试,我的语文试卷居然不翼而飞了。后座的小文戳了我一下,告诉我说:“我昨天晚上好像看见方淼淼拿着你的试卷四处乱丢,然后还说你作文凭什么拿了这么高的分。”
我跑过去问语文课代表,她把试卷交给我说是语文老师晚发下来的,我又去问死党陆子莹,她的回答和小文一样。我总算是明白了,应该是方淼淼故意把我的试卷四处传阅,然后让语文课代表捡到了,那姑娘倒是一个聪明的人。她不敢得罪方淼淼这样的女混混,又不想得罪我,便想出了这样的说法。
我妈打电话给班主任,希望她能帮着换一下位置。她把我们周围的人都叫过来,周围的女生都是方淼淼的初中同学,一口咬定是我在诬陷她。就连小文也迫于她们人多势众改口了,班主任本来就比较偏向方淼淼。方淼淼这方面可是学得好,她母亲贿赂班主任,她把周围的女生哄得很好,时不时带一些零食之类的分给她们。
班主任跟我妈说是我人品有问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敢情言下之意是我在污蔑方淼淼,然后甚至还说我心理有问题。最后还指桑骂槐说有些女生,年纪不大,心眼倒挺多,不仅当小三,还陷害其他人。我早就听说方淼淼和顾婷伊把老师这方面的关系打通的很好,虽然不同班,两家经常一起请各位任课老师吃饭。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在班主任面前抹黑我的,只是看得出来班主任是和她们一起的。
后来得亏语文老师拆穿了所有人的谎言,直言他并没有晚发我的试卷。而班主任这时候突然打电话给我妈妈说是其他班的女生把我试卷借出去的,并不是方淼淼的错。我简直觉得可笑,一个老师,包庇到这份上,不惜撒谎来圆,我也是醉了。我只是想要一个道歉而已,你就只是把我当成傻子在耍吗?
  第八章 委屈
班主任偏向方淼淼是人尽皆知,只是现在想起来,我实在想不通,一个老师,居然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我对市中的风气也是哗然。
她经常把我和方淼淼同时喊上去做题目,然后还故意给我找出一大堆“不规范”的解法,接着用我的错误衬托出方淼淼的完美解答。
或者她经常有意无意在班上说一些暗讽我的话,什么“抑郁症”、“小三”的词语比比皆是。换了新同桌以后,她刻意让新同桌跟我保持距离,俨然把我描述成一个“精神脖患者,时刻观察我的一些不寻常的举动然后进行挑刺。
有时候上课,她还会要求我把题目读完就要解出这道题,要不然就让我到后面去。甚至我的死党陆子莹也因为我被殃及了。
至于她为什么那么对我,还有一个原因。许丹因为从小的家庭原因,有一些内向,我们那位班主任见我和她玩的不错,跑过去找许丹的老师,说这个女生有抑郁症云云。 一个老师,这样说一个学生,真是师德何在!许丹的父亲听说后气坏了,跑到我们校长那儿把她举报了,她便愈加仇视我。
我曾经尝试过去找方淼淼缓和关系,后来,我无意间听见她和其他女生的对话“你忘记婷伊说过的话了吗?她凭什么拥有这么多1
终于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委屈和折磨中,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突然完全睡不着了。而我和苏之俨也好久没有联系了,自从在那次吵架后,我明显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相信我了。
而且,因为他和顾婷伊的关系,我承认,我确实恨他。
我从学校请了长假,自己一个人回家复习高考。在那样关键的时刻,我却是那样神思不宁地疲惫。整日茶饭不思,整晚整晚睡不着。我去了上海,在华山医院神经内科查出了短期焦虑障碍。现在想起来真像是一场梦,曾经那样没心没肺、乐观向上的自己居然会得焦虑症。期间我回过学校几天,远远看过苏之俨。后来听说他那些哥们无一不觉得我一无是处,而顾婷伊相比简直就是公主一样的白富美。他们甚至觉得苏之俨是疯掉了才会喜欢我。有一次我和他相遇,听见他旁边的男孩说“顾婷伊一天到晚苏之俨这样苏之俨那样,你就从了她吧1苏之俨害羞地笑了。
那一刻,我终于发现,原来,他也是会为其他女生害羞的。原来,人是会变的。我相信,相比我这样的丑小鸭,他周围那些爱慕光鲜的男孩也会支持他选择顾婷伊那样的白天鹅。再加上一些惯用的挑拨离间,我与苏之俨的感情居然已经如此凉薄了。他不相信我的爱,我感受不到他给予的安全感。那个曾经会保护我的男生,曾经因为别人对我单亲家庭身份议论纷纷就为我出头的男生,终究是属于其他人了。
但其实,对于我和他感情的终结,我是不恨的,毕竟哪一个男生不喜欢光彩夺目的女孩呢?这是人之常性。只是,我好恨为什么是顾婷伊,她将我害的这么惨,是这样不择手段、佛口蛇心的女生。方淼淼很骄傲地说过,她和顾婷伊都是势利的人,像那种家里连辆车都没有的穷鬼,休想追到她们。
苏之俨终究还是变了,他最终还是和那些人走到了一起。
面对班主任带领下大部分女生对我的恶意,我终究还是没有坚持下去。市中就是这样的地方,南城学校的学生与生俱来就有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对北城的学生就是有这样深的敌意。
第九章 尾声
高考结束了,我成绩还可以,一本到线,二本录龋拿成绩条和志愿参考书的那天,班主任看着我的脸彻底黑了。我是骄傲的,最起码在高考这场战役上,我出其不意地打了一个翻身仗。
面对她们对我的刁难,我用成绩有力地回击了。我们班拍毕业照的时候,理科班已经 拍完了。苏之俨和我擦身而过,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盯着我发呆,然后在我注意到的时候又偷偷移走目光。
这次,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其实,我最伤心的,不是那些委屈,而是,我和苏之俨的感情终究还是疏远了。
回家,我打开手机,发现苏之俨在空间公布了顾婷伊的女友身份。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气我的,只是,我承认,在经历了那段人生黑暗的时光以后,我变了。
我不在乎他现在是否还爱我,我只想报复他,为什么偏偏要和顾婷伊在一起。
听说顾婷伊追他追的不容易,对手太多,是不容易,她的辛苦我有目共睹。
我片刻也没有犹豫,给苏之俨发去了三个字:我爱你。
苏之俨过一会儿回给我:我有女友了。
我继续回:我知道啊!可我发现这么多年我还是喜欢你。
他回:忘了吧
我回:忘不掉
然后他说会好的
我说没有你我永远好不了
他发来三个憨笑的表情。
我看着他各种秀恩爱,不痛,是假的。
有一天,他突然和顾婷伊分手了,那时他们在一起还没有一个月,好像顾婷伊的朋友们还把他骂成了混蛋。
我是高兴的,我承认,对于他们的分手,我做了很多。
但是,那时候,我是真的恨苏之俨。
我恨他为什么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抛下我,选择了顾婷伊;我恨他背叛了我,选择和我的对立者站在一起;我恨他在我最痛苦的时候,说和顾婷伊接吻的感觉妙不可言。
苏之俨考了一个三本,难怪之前死活不愿意告诉我考了多少分。他终究还是不信我,又或者太要面子,生怕让我看不起他。只是他不知道,他那么臭屁的一个人,居然对自己不自信,即使他考得不好,我也不会在意。
在苏之俨和顾婷伊分手后,我和他联系,他态度是那样冷淡。
我把他删掉了。以前不管他删我还是我删他,最后总会加回去。但这一次,真的是永别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还是过去了。
现在,我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和他联系了,时间过得是这样快。他的空间,我没有权限访问,他清空了所有QQ资料,换了手机号码,好像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悄然无息地离去了。
前年春节的时候,我听以前同学说他去美国了,远离了我们所有人,也包括他高中那些朋友。
我试着找了一切可以联系他的方法,可是依然一无所获。这个我曾经深爱的男孩,这个伴随了我大半青春的男孩,就这样无迹可寻了。
我还记得那些年里柯景腾说过的情话:
现在,我坐在笔记本前,写下这段故事,这段我的人生真实的故事。我想了很多,那时候的我不够好,不够漂亮,不够圆滑,不够贴心,不够勇敢。有些胆怯,有些懦弱,非常自卑,很没自信。那时候,你是我生命中一抹温暖的阳光,我不奢求天长地久,只感谢曾经拥有。
爱过,是真的;不恨,是假的。
越过山丘,却发现无人等候。

第十章 番外:萤火之光
现在来说说我的死党陆子莹,标准天蝎座,之所以标准,是因为她爱上的是双鱼座。
陆子莹说她第一次见到印佟就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他拥有温暖的笑容,雅痞的气质。陆子莹的妈妈是一个严格的语文老师,陆子莹曾经跟我说过,她和她母亲在一起总觉得自己永远和老师在一起,就是放松不下来。
但是她遇上印佟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像被光束击中了一样,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暖意。他就像哥哥一样,一直照顾着陆子莹。印佟学习不好,还很调皮,但是他对陆子莹却是真的很好。
陆子莹母亲是老师,在管教学生的时候,必然会得罪一些校园小混混。而偏偏不幸的是,那次陆子莹为了刺激印佟让他吃醋,故意写了一封信给印佟的同桌费鹏。费鹏有一个混混哥们叫董正,这个董正一开始就是在陆子莹妈妈班里的。
有一次董正和别人打架,陆子莹的母亲制止了他们,并且找了董正的家长。想起之前的事,董正觉得这是一个报复的好机会,便给陆子莹母亲发了一条短信:你自己是个老师,女儿还早恋。接着在全班朗读了陆子莹写给费鹏的情书。
后来慢慢地全校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陆子莹的妈妈觉得羞愧难当,当众给了陆子莹一个耳光。陆子莹伤心极了,印佟却并没有自己的同桌一起捉弄她,而是安慰了她。
后来陆子莹想到费鹏和印佟两个人千差万别的人品,更加觉得印佟好。她给印佟写过的几封情书,印佟在初中毕业的时候退给了她,他巧妙地保护了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心。除了他们俩,没有人知道陆子莹内心深处青涩的秘密。一直到后来,陆子莹告诉我,我才成为了第三个知情人。
陆子莹如今远在温哥华求学,她至今不愿意放弃和印佟的联系,印佟如今找了一个很不怎么样的女朋友。那女孩抽烟喝酒样样来,长相也一般,只是印佟却偏偏喜欢她身上那一股子叛逆的气息。
陆子莹后来跟我说她才二十岁,却已经担心自己找不到一个可以像十四岁的时候那样放肆爱的人了。
  番外:如今的我
暑假伊始,我和陆子莹通了一个电话。她说在国外压力很大,她过的一点也不好。自己的生活非常拮据,每天中午都是喝粥或者从楼底下的华人餐馆买一份青菜面。她的家人要求她读完本科就结婚,现在就开始找对象,尽量确定正式关系。只是她说,她全部最好的爱,都在多年前给了爱不到的那个人。她非常伤心的是,她怀疑自己已经再也没有重新爱一个人的能力了。其实,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聊了很多,想起了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我和陆子莹从一年级就在一个班里,后来的初中、高中都同校,高二开始又同班。我不会忘记,在那段最绝望的日子里,陆子莹几乎可以算是我在那个冷漠的班级唯一的支持者。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去看中国合伙人,感慨良多,真正的朋友不就是在最潦倒的时候也依然不离不弃相互鼓励?现在,在我念的大学里,我是没有感受的到这样的情谊,寻找到这样的人。成长,真的是一个很残忍的东西。好多人说小孩才看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我们在各种漩涡里挣扎、求生存,被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性格大变。
我把陆子莹当成自己最佳死党是因为,我们都见证了对方最痛苦的经历,然而,我们始终相信对方,并且依然是最佳死党。
她说她怀念家乡小吃的味道,想念家乡的小笼包、煎饼,甚至原来校门口的臭豆腐。她说不知道当年卖臭豆腐的那个老奶奶是否还在摆摊,如果在的话,她想再去吃一次,我们一起去。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北城看一看了,倒是因为表弟的原因,回了一次市中。那个曾经让我痛苦不堪的地方,如今再回去,心中的恨居然平息了不少。有人来,就有人走,不会有一个角落记录了我当时的心殇。我戴着耳机,听着Free loop,这是苏之俨那时候最喜欢的一首歌。阳光打在我身上,我觉得多年的恨意突然释怀了。其实,有的时候,放下对别人的怨恨,不也是放过自己吗?
一个个青春年华的姑娘穿着白色校服像蝴蝶一样从我面前翩跹而过,这让我想起了顾婷伊。也许那时候,我并不明白,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的爱有多深,那么她对另一个女孩的恨就有多深。
第二天,我去了北城。发现北城的布景发生了很大改变,原先那块绿油油的草坪已经变成了集会的广场,用瓷砖贴成了校徽的模样。
很多东西,终究还是会变的。
我走过篮球场,我想,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当时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光彩熠熠满怀自信扣篮的样子了。那时候的他,是那样阳光明媚自信,那时候的我,没有现在这样愁绪满怀,简简单单,岁月静好。
我走过田径场,想起他以前百米跑冲刺的样子。我走到沙坑边,想起以前打击他四肢不协调的样子。我就这样一个人,绕完了一整个北城。
我从后门口出来的时候,发现又新开了一家本帮菜馆。小笼汤包已经不止对面一家了,好多家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一条街,一直延续到这条路的尽头北城公园。然而,我们认准的,却依然是那家老字号。就算你去其他家吃,脑海中还是原来那家的味道,总是情不自禁地要去和原来那家对比。
  后记
很多人肯定都很想知道我后来到底有没有再遇见苏之俨,是真的没有。后来的后来,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的时候,有时候会看见一个少年的背影,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那个背影,像极了苏之俨,也是那样的大好年华,青春洋溢。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他。
我们都曾是少年,都曾对爱情有过美好的幻想,对未来有过热血的理想。
每个女孩的生命中可能都会出现那么一个男孩,也许是让你又爱又恨的苏之俨,或者是印佟那样的雅痞暖男,还可能是佳雨暗恋多年的学霸大神。但是,那些年轻时候的梦之所以美好,不就是因为那只是一个梦吗?
也许,相见不如怀念。如果有一天,我走在大街上,真的遇到了他。那时候我应该怎么办呢?是走上前寒暄一句好久不见,还是躲在角落静静观察,又或者只是相逢一笑泯恩仇?我想,最大的可能是视而不见。看见,却装作不见。只是那种心情,我想还不如就这样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怀念。
我们终究是会长大的,生活是怎么对我们的长辈,同样会怎么对我们。在这样匆忙的人生里,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伤春悲秋。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更好地提升自己。成长,无可避免;现实,无处逃避。
那些曾经的情愫,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它埋藏在心中。总有一个秘密花园,那里春光明媚,繁花盛开,而我们曾经的美梦,伴随着那些花儿,静吐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