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有了我,难以解析的人性

  后来有了我,难以解析的人性
  50多年前我的母亲下嫁给了我的父亲,后来有了我。在上世纪60年代,那个粮食奇缺的光景下,我瘦得如同一根火柴棒,精细溜长,只剩一个大头了。
  在当时,外婆家较为殷实。萝卜、青菜加上大米、面粉基本上能让我的小肚子吃得滚圆。因此,母亲就常常故意找出一丁点借口把我送过去,在外婆家一咨他常常在念及父母时,小脸上写满了思念。偶尔提出去看看他那个根本没有人住的家时,他都兴奋异常。
  在我自己身上找不出思念的理由,在我外甥的身上也找不出思念的理由,这大概就是解不开的人性吧!
  谨以此文深深怀念我那善良的舅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