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感动,葬父记

  令人感动,葬父记
  葬父记

王升华

父亲系一介农民,因长期劳动,虽到高龄身体仍还康健,然人生祸福真是莫测,开年以来父亲忽然染病,几经医治每况愈下,最终于2014年4月8日15时15分走完了他83载的辛劳历程。因为路途较远,更没想到父亲走得这么快,我接到噩耗时已无通达的班车,当天不能成行,捱至次日中午才赶回老家。
老家距县城几十公里,山高坡陡且不通公路,待我赶到时,丧事在大弟的操持下,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了。破落的老屋院坝和旁边的枇杷树林里,搭了帐篷,接待来往亲朋和故旧友人。两天多的时间,一切如仪而行,父亲顺利安葬落土;两天多的时间里,更让我生出几多感动和感慨!
丧事的顺利,首先全仗靠了生产队乡亲们的一片古道热肠。在农村,最大的莫过红白喜事。父亲年轻时曾当过很长时间的生产队长,其无私是出了名的。他曾不辞劳累,带了一群年轻人进深山伐木,为两个生产队接通了电灯,安装了打米机,磨面机和粉碎机,令临近的几个生产队无比羡慕!1980年代初,父亲年龄大了不再当生产队长,就让刚在农业部门工作的我买来白菜和莲花白种子,年年为村民们家家户户送菜种。那时我家有一颗大核桃树,每年秋天村里的孩子就来摘吃,父亲就背了核桃挨家挨户帮种——他在生命的最后还牵挂着嫁接的“桃木李果”,如今我们村已经是满坡林木的果园了。现在,全生产队的父老乡亲都来了,各尽其能,最后送父亲一程。我们这地方土地松软,由于泥石流和滑坡,1971年8月曾发生震惊全川的死亡42人崩山事故。2008年“”汶川大地震,汉源也是重灾区,乡亲们的房屋都受大损,后来在国家的统一安置下,全队的人家都搬到一个叫鹞子岩的地方居祝邻居胡二伯大父亲两天,右脚很小时就是残废,但年轻时一直做农活,他拄着拐棍从鹞子岩来,讲述他和父亲几十年相处从没红过一次脸的往事;比父亲稍小的彭朝均,长期是生产队的会计,和父亲一起共事很多年,算盘打得好,更有一手好篾活,他来划竹子破篾片,为父亲出丧准备篾绳篾扣;还有会一手木匠活的塌鼻刘汉青,也天天来看一眼父亲,他孤身一人,是个五保户,父亲在时他就经常来我家,他也是70多岁的老人了。他的弟弟刘汉本也来了,当年一等力气的他,如今儿孙满堂,进入颐养天年的时候,喜欢打“跑得快”娱乐了。
而我离家时还幼小的人,现在已是壮年,整个丧事全靠他们出力。乡亲们来了,吃饭喝水是必须的,所有东西,只能从离得较近的鹞子岩集市买来,山高坡陡路远,就全靠他们用三轮车和摩托车拖运。方强是和我小弟差不多大的人,我读书离家他还是很小的童稚,现在已是精强力壮的汉子,胸和臂的肌肉让我羡慕,如此反差,我当然认不出了,两三天里,凡有事他都跑在前面。他向我自报家门,让我一下想起他们一家来。他的父亲是个复退军人,脾气有些躁,有次方强的姐姐方英,把房门钥匙弄丢了,他父亲竟提了女儿的双脚把头往地下顿,做活的人全来拦他。李忠全是上门汉,长得高大壮实,大家叫他“大汉”,他也是哪里有事出现在哪里的人;还有罗建平,这个眼睛很大有点斜视的人,却是最能吃苦的,他在一家小企业打工,只有下班才来帮忙,只要一个电话,他的三轮车就会拖来或拖去东西。此外,还有胡国平、刘越胜、刘越魁……以及许许多多我叫不出名字来的人,看着他们,我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百无一用是书生,对于他们,我可能帮不上一丝一毫的忙,我只能用他们人格的力量来纯洁我的情感并将其融汇在文学的创作中。
还要感谢的,是社会发展应运而生的“专业化”服务。以前的丧事,都要请人做饭,而能做上百人饭的人也难找,再加现今农村劳力趋紧,凑一班做饭的人还真难寻。于是,专业做饭的班子出现了,这次父亲的丧事,就是请的大树炊事班,清一色几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泼辣风趣,做事麻利,一切按安排行事,让主人省心多多。如今花圈也做得十分别致,如伞一样收放自如,不然那么大的东西没有车根本无法搬运。最值得庆幸的,是去年村人扩出的一条机耕道可直通我家老屋,这才能使三轮车、摩托车行驶,一切物资才能源源不断运来;更幸运的是那两天没下雨,不然雨一下,陡峭的土路稀滑无比,三轮车和摩托车托车都要徒唤奈何的。
感受最深值得说道的,是我见到了许多经年未见的儿时伙伴。刘兴民刘兴刚刘兴强是比我稍大的人,如今在队里都是爷爷辈的人了。刘兴强当年是大队团支部书记,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他讲起那时年轻人的精神的充实快乐,还带有几多感慨。和我同时当兵入伍,同时退伍的老战友刘兴建,是我每年回家都要到他家坐一会的,他在前年遭受人生一劫,胃被切除五分之四,人变得消瘦,酒也不沾了,好在他的儿女都已成家立业,足可欣慰了。刘树清是与我大弟相当年龄的人,辈分却高,他却不愿当老辈,小时候我们叫他“舅爷”他还哭了。他的脸面起伏大,波折多,带老相,所以很小就得了个外号“老鬼”,而他却是最有经济头脑的,他最先在县城跑三轮拉客,最先离开滑坡的生产队土地到鹞子岩买地建住房,现在,他家已拥有加长货车、轿车、三轮车、摩托车等车辆,有人玩笑说他家可办车展了。而我儿时常一起割草放牛背煤加玩耍的刘兴定、刘汉昌刘汉章等人,虽然有了岁数,但身体依然壮实,刘兴定是和我一起外出打工最多的人,我俩通常打伙一副被盖,他的性格还是那样沉稳,话语仍是不多。而刘汉昌刘汉章是叔伯堂兄弟,两人坐一起就抬杠,汉章是很能把持自己的人,酒喝到一定程度就不喝了,汉昌就偏要给他再倒一点点,汉章就说,本来不愿喝的,为了尊重你,我就接下了!汉昌又给他发烟,汉章仍如此说,汉昌就说他耍滑头,引得两人好一阵唇枪舌箭。汉章还到处做活,有人说这年龄还干什么,你又不缺钱。汉章反复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有人就戏说那你干了不要钱呀!汉章说没有钱谁请你?一旁的方强立刻抓住说,没人请我请!你明天去把我崖下的那块地挖了,限时三天挖完,你不要工钱,我还是要管你饭,管你酒,管你烟,管你茶!汉章说,你说得安逸,我无偿给你挖地,你等着吧!这下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现在,乡亲们的日子早已不是当年那样了,家家都翻修了房子,土墙变砖墙,家用电器也一应俱全;土地也因退耕还林,不种庄稼,全栽了枇杷、核桃、桂圆、樱桃等果树,务得好,一棵核桃树就可收三四千元,再加打工,收入是有点可观的。我的父老乡亲们,也已经不是只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者了,他们不仅会春种秋收,还都知道习近平主席的强力反腐,知道和关注马航MH370航班空难,知道地球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汉昌不止一次说,现在政策好,社会好,国家政策向农民倾斜,全免了农业税,老了还有低保,人活出滋味了,以前队里逢红白喜事,都要喝翻几个人,现在大家都不强硬劝酒,基本没人喝醉了——都懂得了爱惜身体!当然,乡亲们还有企盼,那就是能通上公路;公路一通,方便卖水果不说,办起农家乐,那前景就更有奔头了!呵,生活,确确实实在变化着!我的心也感奋了,同他们一样,祈愿乐汉公路早日开工!更祈愿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幸福安康,乡亲们的日子更加红火。
感动着也感慨着,直到办完丧事,父亲融入他生长于斯劳作于斯的青山土地,可告慰每个亲人和乡亲了。归途,想到一个至亲鲜活的人从此消失,再见不到了,我不禁一次次悲从中来,泪洒一路……父亲,你一路走好!

2014年4月18日草就

作者通联:四川省成都市永丰路12号
邮政编码:
  好文,令人感动,父辈的宽厚正直热心等都是留给子孙的财富
故乡的人情山水,更是让人无法忘怀
久离故土,回到家乡,听到谁说是什么什么亲戚,那个那个队的,都会倍觉亲切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愿令尊一路走好。
  作者:林泠烟 时间:2014-05-22 12:44:28
好文,令人感动,父辈的宽厚正直热心等都是留给子孙的财富
故乡的人情山水,更是让人无法忘怀
久离故土,回到家乡,听到谁说是什么什么亲戚,那个那个队的,都会倍觉亲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谢好友的关注,故乡总是游子牵挂的地方,亲人的离去更使人悲痛,人同此心,人同此感!
  作者:荒村一叟 时间:2014-05-22 21:02:14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愿令尊一路走好。
——————————————————————————————
谢谢好友关注关怀,向你问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