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疏浅,相遇何迟迟,思念隔云海(转载)

  日子疏浅,相遇何迟迟,思念隔云海(转载)
  相遇何迟迟,思念隔云海(转载)
  

遇见是心底清波乍显,端一碗白开水,灌肠而下,亦是觉得甘如醴。那是一种不可言状的情绪?身形踟蹰,心底微恙。正如以前时光静好,忽被岁月的小船撑开了波漪。在长满青苔的巷口,地面的凹处仍留着未曾晾干的雨水,没有丁香愁怨,而是素色浪漫,如一滴墨晕染周侧,事物混淆,模糊不清。此时遇见应是那三月的柴扉刚开,初心浅露,就被对方轻易的捕捉入眼。

有时会蓦然经历起相熟的场景,似是前朝往事,又像是梦中牵绊。柳叶轻飞、梨花带雨,总有几个不识烟火的姑娘,撑着纸伞,徘徊在桥头陌上。姑娘不囿情愁,唯爱这雨中意境。雨丝浸入皮肤,亦有绝然之感。冰棱棱如同儿时夏末秋初的老月光,侵入感官。也像是一段历久弥深的记忆,偶然误入心底。

繁华之事只有在繁华时节演绎,悲凉之事也只会在悲凉时节中忽然来到。

那时,想着依恋的人,刺绣时伤了手,仍不自知,唯有看到纱布上鲜红的印记,才方然知晓。不禁略一苦笑,感慨自己为了情字竟失了神。那是念起那个她,与友人饮酒作诗时,填错了韵,也没发现,唯有在友人的提醒下,才将诗句改动,想到如此,不由大笑起来,随后又装作微醉,送走了友人。然后,迈出门,准备徘徊在她的门前,却不想,未至便相遇。

爱情来时,便开始有了寄托。

记得那年七夕,两人相逢躲在葡萄架下,偷听牛郎织女的呢语。可是,没过多久,双方又开始自顾的讲起。院东有筝音起,她心生感叹,院西有笛声映,他心生惆怅。原来这个场景竟和他们曾经一模一样,当时仅相逢一面,就已被注入筝心笛心。待到情人佳节,彼此方才落寞的拨筝吹笛,却没想会撞到一块。

杯盏交错,忘不了前尘事,唯已酒入肠肺,方能麻醉己心。别离之后,途径街头巷陌,试以掩映住曾经,但忽然的交逢,又如何装作互不相识。旧年,只为了一次相见,便星月疾行。旧年,只为了一个约定,便芳颜擅改。旧年,人相隔,信漂流,但佛院莲花未败、菩提树叶未落,只为等一人,能在最美的时节里相见。

从多久时,开始字里行间的出现一个人的名字,从此这几个字成为了每篇文章必书的温柔。可是时光从容依旧,但是人儿早已离分。爱恨情仇在时光面前都会渐渐模糊,温柔又何能捱过岁月的侵蚀,只能暂浅、消弭。人生中有那么几个可以供以回想的故事,但是每一次回想都会刺痛自己的心。纵然以为可以遗忘的一干二净,殊不知在寻常的刹那间还是会忍不住的落泪。

三月门扉、时光向晚,邀春燕送去锦帛,上面写满了思念。遇见是春水初生,思念是春林初盛,待到离别,才发现春风十里都不如你。当初,义无反顾,挣脱世俗的枷锁,相守在一起。不求一世长安,岁月清明,但求世事无过,日子疏浅。可后来才懂得,不管你的誓诺是小是大,唯拥有一颗恒久不变的心才能允以实现。

前世,也许是我牵一匹白马,踏过绒花落满的路径。今生,一定是你执着素笔,拾捡记忆的画卷。前世,也许是你菩提树下,虔诚素愿的祈求。今生,一定是我静坐堂前,俯读经卷,参悟知见。不知道其间有着何种联系,但是我们都曾走过相同的路径、都曾到过相同的地方、都曾经拥有相同的祈求,无论前奏有多长,但终归会相遇,或早或晚。

日子晚了成夕阳,人儿晚了却化作生离死别。

一抹相思泪,碧阶滴无痕。

忽而岁月晚,相见欲生恨。

有多少遇见,是珍珠细露坠然叶底;有多少遇见,是茗茶香飘却无声无味;有多少遇见,是城西角下梧桐放走清秋;有多少遇见,是陌上看花且早归;有多少遇见,是诗句里藏头;有多少遇见,是菩提下只为知晓一人姓名。只有一次离别,是弦断音垮,景在人散。
  一抹相思泪,碧阶滴无痕。

忽而岁月晚,相见欲生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